錢江晚報:反思巨商因高利貸自焚的悲劇--觀點--人民網

錢江晚報:反思巨商因高利貸自焚的悲劇

王石川

2011年05月10日11:33    來源:《錢江晚報》     手機看新聞

  4月13日,包頭惠龍集團董事長金利斌自焚身亡。聞此消息,54歲的於成飛(化名)心臟病突發,猝然去世,於成飛只是上千名為金利斌和惠龍集團融資的民間借貸人之一。

  誠然,金利斌不是非法融資第一人,卻是非法融資案中令人扼腕嘆息的一個,因為他以極其慘烈的方式,結束了自己年僅41歲的生命。

  金利斌是冒險家,其實,早在他非法集資的那一刻起,他的人生命運就被打上了一個結。因為一項投資失敗,出現資金鏈斷裂,他大規模舉債,瘋狂地融資。他的瘋狂舉債也帶動了一大批借貸人的瘋狂,比如,不少人用自己的房產、汽車作抵押,向銀行貸款,再借貸給金利斌。無論是瘋狂地舉債還是瘋狂地借貸,維系兩者關系的是一個“利”字,一個是欺騙,一個是貪婪,兩者的交兌,直接催發了雙重悲劇。

  但實際上,金利斌的悲劇漫溢著體制性積弊的色彩,換言之,他的悲情命運再次告訴世人,民營企業想融資,真是難於上青天,而民間借貸的利息壓力,大得讓人喘不過氣來。以金利斌為例,借貸10萬元以下的債權人每月2分利﹔借貸10萬元以上的債權人每月3分利。傳聞則稱,金利斌每月償還的利息甚至高達兩億元。如此之高的利息壓力,即便金利斌有一個不知疲倦的印鈔機,恐怕也無能為力。

  民營企業在我國經濟發展中的意義,無需多言,但他們的命運一直坎坷,融資難即是不可回避的發展瓶頸。一方面民營企業遭遇著重重的金融歧視,另一方面民間巨量的沉澱資金,又找不到制度性出口、缺乏有效的投資渠道,由此,兩者便容易一拍即合,所謂的非法融資便風生水起、暗流洶涌。再加上我國《民間信貸法》遲遲沒有出台,相關法律滯后以及缺位,是顯而易見的事實,此外,民營企業無法像國企一樣得到政策的垂注,缺乏平等的競爭環境,如此種種,便導致了金利斌們層出不窮、“前赴后繼”。可以說,金利斌的悲劇不僅是一個人的悲劇。如果不關注民企的融資困境,不健全法律法規,“金利斌”還會出現。

(責任編輯:王倩)

手機讀報,精彩隨身,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,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。